适合深夜观看的软件免费

从现在他的眼神来看,更多人愿意相信,这样的传言,乃是有人刻意在背后搬弄是非。

那紫衣老者再次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即便近些年的事情,皆与你无关,但是在四年前,你以碧箫剑法杀害各派中人这件事,你却撇清不了。”

即便是天门不再过问,但是各门各派死的那些人,莫非就白死了吗?莫非今日就无人来替死去的同门讨回一个公道吗?想来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那紫衣老者目光一凝,声音忽然一下低沉了许多,甚至隐隐间带了几分杀气:“老夫天云宗徐凌,徐某师弟,当初便是死于碧箫剑法之下!”

萧尘看着他,淡淡道:“如此说来,徐老先生今日是替师弟讨回一个公道来了。”

“也罢。”

这一句话,却是令得在场许多人心神一震,今日要杀他的人不计其数,他还真来中岳峰,难道他当真不怕死么?

一时间,四面八方都有人飞了过来,使得原本就寒意刺骨的山巅,更增添了几分杀意和仇恨,天上又下起了绵绵大雪。

人群里杀气腾腾,今日要杀萧尘的人,果然不少,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一片,竟然是来找他报仇的。

就在这时,山下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,众人乍闻此声,纷纷回头望去,只见山巅下方的山路上,一个青衣男子顶着寒冷朔风前行,双手提了十只酒坛,身后的雪地里,已有两条深深浅浅的足印。

人群里立时小声议论了起来,而萧尘也看见那人了,只见那人剑眉星目,颇是俊朗,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他认识的唯一朋友,归思却。

“哈哈!百年一遇风云会,怎能少了我归思却。”

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

“归思却?你十年前被赶出天门,今日来中岳峰作甚?”

对于十年前被逐一事,归思却似乎并不显得如何在意,只见他向萧尘走了过去,脸上带笑,说道:“何况,今日归某来此,只是为了与昔日好友,共饮一坛酒罢了。”

不料归思却脸上始终言笑从容:“他曾经是什么人,现在是什么人,与我要和他饮酒,又有什么关系?何况,方才那位前辈不是说了么?归某早已不是天门的人。”

这一句话,倒是把所有人都说得语塞,只见他走到萧尘面前,笑道:“好友可还记得,当初离别之际,你说下次再见,要请我喝酒。”

“哈哈!”

萧尘也终于展颜而笑:“假若萧某今日大难不死,来日必定请思却兄喝酒,走!”

来到亭中,只见两人一拂衣衫下摆坐定,拍开两坛酒,各自一饮而尽,气度颇是豪迈。

“一群蠢货而已。”

外面各派众人见他二人在亭中大放厥词,有辱正道,不少人皆是一怒,均在心中想,你二人纵有天大本事,今日也插翅难飞!

归思却知晓他不会让自己插手今日之事,说道:“今日我不会插手,但是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停了一会儿,才继续道:“茯苓让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归思却慢慢站起身来,这一刻又像是看着昔日那个他,缓缓说道:“茯苓让我告诉你,时至今日,在她心里,仍然把你当做师弟。”

“我……已回不去。”话一说完,只见他双足一蹬,往风云亭外面飞了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