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fliveapp破解版下载

“这样吧,你先听我说这两件事!”

“第一,我要死了,随时随地,我感觉马上就会身消道灭。”玄真子说到这里,气息明显有些混乱起来,身上更是毫无光泽,无比黯淡。

林奇看的出来,他说的是真的,也许,这几句话就是他最后的执念。

林奇默然静声,静静的倾听。

“第二,我有一件起源时代的宝物,名叫,九星剑匣,我想送给你。”

他说着,从空间戒指之中,拿出了一个古朴的剑匣。

这个剑匣,呈现长方形盒子状。

上面铭刻有古老的花纹,阵法,有八颗石头镶嵌在之上,排列出奇异的阵列。

“是真正的星石!”风龙低呼道:“这剑匣绝非凡品,在起源时代,至少是至尊神器。”

“至尊神器?”林奇低呼一声:“那可是超越皇道之器的存在?”

“不过,你仔细看,这个剑匣,还少了一颗星石,让整体不完整,大打折扣。”风龙说完。

林奇仔细看去,果然,这剑匣上有九颗星石的位置,可上面却是少了一颗,使之并不完整,不能称之为九星剑匣。

在泛黄银杏树林里拍写真写真

玄真子也并不忌讳,反而指着那一处残缺道:“可惜这里少了一颗,也就是说,少了一把剑。”

“九星剑匣,一共有九把绝世名剑。”

“这九把名剑,是起源时代,无比威名的九位剑神。”

“他们都将自己的剑,练到了一个举世无双的高度,各自,谁也不服谁。”

“所以,他们约之一战,九位剑神,一决高低。”

“这一战,一共大战了九十九年之久,终于,那位叫残的剑神,战胜了其他八位,一举成名。”

“只不过,残与其他人,也耗尽了一切,生机将绝,寿元无几。”

“临终之前,九位出奇的达成了一致,他们请一位能工巧匠,打造了一套剑匣,以残剑为主,将九把剑合存在了一起,等待一位有缘人,能够驾驭,凌驾于他们之上。”

“不巧,这九星剑匣,在上古时期,落到了我手上。”

“只可惜,残作为主剑,承受了其他八把剑的意志,再加上,残剑,本身就是残缺之剑,在没有主人执掌的岁月,就会飞速破烂。”

“所以,在到我手上时,残剑,已经渐然破碎,现在也只剩下八把剑。”

“不过九剑虽然无首,但在我上万年的参透中,也领悟了其中两把剑,驾驭使用。”

“如此,我便已经在上古时期,屹立巅峰之地。”

“现在我传承给你,希望你有机会,成就主剑,号令其他八剑,令九星剑匣圆满。”

他说到这里,手中轻轻一拍,九星剑匣,与之彻底切断了精神联系。

犹如一张白纸,轻飘飘的落向了林奇手中。

林奇接住,厚重温润之感,从手上传来,九星剑匣之中,其他八把剑,沉睡无声,寂静无痕。

但与此同时,林奇的寒渊升龙剑,却是迸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铮鸣,激动,热血,挑战等等情绪,让林奇感受的无比清晰。

“林奇,如若你的寒渊升龙剑,真的能够成为九剑之首的话,那就真正圆满完整了,也就是至尊神器,与你提升之大,难以斗量。”风龙呼吸都有些颤动起来。

在上古时期,拥有一把至尊神器,那是迈入大能强者的标准。

“如此,我收下了?”林奇迟疑道:“只不过,我欠了一个承诺。”

“这个,你自己衡量吧。”风龙也不好说太多,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而玄真子的心思,又路人皆知,无非就是要林奇承诺保护七星宫。

可林奇对于七星宫这个地方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保护玄正山和这群长老们,那就相当于往林奇嘴里塞粪。

所以,林奇绝对不会承诺保护七星宫。

他的心境如此,如果因为这个九星剑匣,妥协,那他的念头,会不通达。

这是个难题。

林奇想了想道:“玄真子前辈,这宝物对我有好处,但你这个承诺,与七星宫无关,我能力所及,才可以答应。”

玄真子哈哈笑道:“我就知道,什么事,都无法令你改变,不过,这个承诺,我想要的,你比谁都了解,我生是七星宫的人,死是七星宫的鬼……”

说到这里时,玄真子脸上的笑容僵住,他连声的咳嗽起来,生机急速泯灭,整个人气息消散尽之。

“就是可惜,我时间到了,这个难题,就给你吧,承诺什么与否,你来定……”

玄真子说道这里,全身血脉凝滞,气息全无,一双眸子仿佛千钧之重,垂沉,落下。

他整个人,老僧圆寂了般,静谧无声。

而后,他的身形开始一点点的腐朽,似一片片碎片,零星破碎,漫天飞舞,飘然半空,落归与这七星宫之中。

真正成为了这七星宫无处不在的一片尘埃。

“前辈!走好!”林奇微微一怔,恭送。

他没想到,玄真子走的这么快,一眨眼间,便是消失无踪。

空空如也的正殿,不免让人有些唏嘘。

“不过这老头,倒是聪明,知道你是重情义之人,把这个难题丢给了你啊。”风龙不禁感叹。

林奇也自然明白。

玄真子不好开口,也解不开林奇与之七星宫的矛盾,便是以退为进,让林奇定夺。

可不论如何,到最后,这份情算是欠下了,这个承诺,也不能不给了!

沉吟了好一会,林奇心中才有了决断。

他走出正殿之外。

这时,玄正山和各位长老,全部恭候在门外,战战兢兢。

看到林奇出来,玄正山一咬牙,还是硬着头皮,迎了上去。

“林公子……”玄正山还没说完。

林奇打断道:“玄真子前辈,去了。”

“去,去了?”玄正山和众位长老,狠狠一颤,脸上有突然,震惊,遗憾,惋惜,到最后只剩下坦然和惆怅若失。

良久。

玄正山叹道:“玄真子前辈,年纪渐高,早已知天命,连后事都与我们交代好了,他说他死后,也不要任何葬礼,只想成为这七星宫内随处可见的尘埃。”

“只是忏愧,我与之玄真子前辈相差甚远,今后,还不知道这七星宫在我手中,命运如何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