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流氓软件专区好看不要钱

萧尘和紫鸢等人回到无欲天下面时,天已经完黑下来了,萧尘忽然停了下来,看着紫鸢几人道:“你们回去吧。”

“尊上……不回去吗?”

紫鸢转过了身来,一动不动地看着萧尘,心想他难道还要再去找落蝶姑娘吗……

萧尘深吸了一口气,向仙元中土的方向望了去,那里是玄青山的方向,紫鸢一下明白了什么,不再多言。

“另外,告诉未央,让她这些天好生休息,不要担心任何事情,一切,就听沈婧的安排就好。”

“尊上放心,属下一定把话带到。”

“恩……”

萧尘微微点了点头,双足一点,已乘风而去,顷刻之间,便消失在了苍茫暮色下。

三天后的夜里,他回到了宁村,如今的宁村,早已荒芜,只剩下残垣断壁,和那满地的杂草荆棘,以及村子后面,一座座高高矮矮的小土坟。

“阿娘,我回来了……”

房间里似乎一切都没有变,那台纺机上还留着半匹尚未织好的布,只是已经落满了尘埃蛛网。

堂屋里的桌凳还摆得整整齐齐的,依然有两个碗,两双筷子,阿娘一定,还等着自己回去吃饭吧……

调皮的野餐少女

“还早,隔壁二牛比你大几岁?人家现在都成家了,你呢?成天不是山上山下跑,就是跟人打架,再这般下去,以后哪个姑娘看得上你?回头我把这些年积蓄拿出来,到城里安置一屋,也好让你风风光光娶人过门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“干啥不去!”

“不去就是不去,我不成亲。”

“那你想干啥?”

“我要修仙!”

“好端端的,修什么仙。”

“等我学会玄青门的法术了,我要把那赵王孙打得满地找牙,爬不起来!”

……

仿佛又看见了屋中的影子,萧尘手一伸,那些影子又在刹那间消散了,原来,什么也没有,只是泪湿了眼眶,模糊了视线,屋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“阿娘,对不起……”

“早知道,我就不修仙了……”

“早知道,我一定听你的话……”

月光冰冷如霜,只是照在一个伤心人身上。

萧尘来到屋后的坟前,坟上的杂草似乎刚被人除去过,墓前也有过打扫的痕迹,他已有许久不曾回来过,想来……也只有千羽霓裳才会来这里吧。

这一刻,萧尘心里忽然空空荡荡的,脑海里又回忆起了那年,他与千羽霓裳一起回家看阿娘,那一天,阿娘脸上的笑容,他至今还记得……

而此刻,他看着墓碑上的字,一动不动,便是好久。

就算入圣,又有何用,难道就能令阿娘再活过来吗……

他闭上了眼睛。

对不起,阿娘,我还没能,替你们报仇……

也许阿娘,并不希望他去报仇,也许阿娘,只是想他好好的活着,成亲,生子……

这便是一个凡人母亲,最小的愿望。

夜,仿佛又深了几分,又冷了几分,像是一个巨大的影子,把他困在里面,走不出去。

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久,萧尘慢慢睁开了眼睛,就在这时,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异常的灵力波动,尽管十分细微,但他也感受到了,是来自玄青七峰。

他慢慢敛去身上的气息,凝神往外面走去,关于玄青七峰,如今他自然已经知晓,在玄青七峰下面,镇压着一条大地灵脉。

不等同灵脉之眼,玄青山下的这条大地灵脉,乃是实实在在的大地灵脉,只要玄青七峰还位于此处,那么这条大地灵脉便如何也不可能移走,因此可保仙元五域,灵气永不衰竭。

玄青七峰,以北斗七星排列,且位置不差分毫,实在难以想象,这里会天然形成如此巧妙的七座山峰,看起来,似乎更像是一座上古大阵……

但就在刚刚那一刹那,萧尘感受到了一丝异常的灵力波动,难道玄青七峰,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吗?

带着疑惑,他慢慢靠近了,但是如今玄青山禁制之重,非他所能想象,即使曾经他对这里熟悉无比,即使如今他的修为早已非从前,但要就这么从正门上山的话,必然会被玄青七尊察觉。

但他知道有一个地方,不会被玄青门的人察觉到。

一炷香后,他悄无声息来到了玄青后山下面,这里有条小道,通往平阳峰,没有任何禁制,乃是当年他从上面逃下来时,无意间发现的。

很快,萧尘已通过这小道,又回到了平阳峰,即使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,这里的一草一木,仿佛仍然未变。

看着昔日的旧景,萧尘此刻心中说不出是怎样一种感觉,他昔日住的那间小屋子,早已经破败了,似乎这些年,一直都没有人去过,已经被三位长老封起来了。

犹记得当年他刚来平阳峰的时候,觉得这里好大好大,可这里其实只是玄青门的玄关,一座小小的山峰,连其他门派的外门都还不如,七尊收弟子,怎么都不可能从平阳峰收人,也许百年里,有那么一两个奇才被七尊看中,不至于沧海遗珠。

再往上,便是阳关三峰了,“铸剑峰”、“炼药峰”和“无念峰”,或许这三座山峰,勉强才能算玄青门的外门,真正的玄青门,乃是七峰,从七峰下来的,哪怕只是一个弟子,下边玄关、阳关这些长老都得客客气气的。

可即使如此,当时给萧尘的感觉,阳关三峰也是遥不可及,如今只需要他稍稍一动气,便能瞬移到那三座山峰去,阳关的三峰其实很小,远远无法与玄青七峰相比,对比之下,也只能算是玄青七峰下面三座矮小的山坡罢了。

在上来之前,萧尘已经敛去了身气息,此时神识一探,便看见了长老阁里,云青、翟墨、万岩三位长老,屋中烛火摇曳,依稀可见三人眉头不展的样子,三人长吁短叹,不知又在为何事发愁。

萧尘再将神识一扫,去到了阳关的炼药峰,只见炼丹房里,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不断扇着炉火,又以真气小心翼翼护着里面的丹药,但最终那丹炉还是冒起了黑烟,只见他手忙脚乱地去揭丹炉,不想那丹炉一下炸开了,把他脸上熏得跟个烤焦的大饼似的。

但下一刻,却见他从破碎的丹炉里找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丹药来,脸上喜出望外,兴奋着朝外面喊道:“师父师父!我成功啦!我终于炼成紫婴丹啦……”

紧接着,只见外面急匆匆跑进来一个身穿紫衣的老者,当那老者看见屋里一幕,整张脸仿佛一下变成了那地上炸开的丹炉,不断捶胸顿足:“哎哟喂我的小祖宗,你这又是在搞什么,你你你,罢了罢了,都快三十年了,你当真是没有炼丹的天赋啊……”

“呜……师父,我哪里又错了嘛,你看,这不炼成了嘛,虽然黑是黑了点,但洗洗还是能够吃的……”

“你,你……你不怕死,那你就吃吧,回头别让你那姐姐又来找我麻烦就是了,哎哟喂,我这是上辈子欠了你们赵家哟……”

这肥头中年正是当年的赵王孙,遥想当年,他只比一尘大了几岁而已,如今竟成了个油腻腻的中年,尽管有丹药相助,可没有灵根就是没有灵根,怎样修炼也没用,更别谈像他姐姐赵盈儿那样容颜不衰了。

萧尘收回神识,双足一踏,瞬息间又落到了另外一座山上,这里是无念峰,阳关三峰之一。

他将神识探入一间阁楼里,只见屋中盘膝坐着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,身穿一件杏黄色的衣裳,脸上已经凝满了冷汗,似乎正在突破修炼阻碍,看上去十分吃力。

这个女子,正是当年引萧尘上玄青门的黄莺儿,当年她十五六岁的模样,如今三十多年一过,她看上去虽不至于显老,但也难以像千羽霓裳和花未央她们那样,无论过去多少年,始终容颜不变。

萧尘没有想到,如今过了这么多年,她的修为竟然还停留在炼神还虚的初期,远远不如之前他看见的赵盈儿。

这一刹那,他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了当年,初来玄青,他谁也不认识,只认识这个师姐,每每受了欺负,也总是第一个想到这个师姐,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她是否因为自己的事情,而受到牵连……

此刻,黄莺儿坐在房间里,正在努力突破,但是却无论如何,也突破不了这一层修为,也许每个人的资质都有限,她注定只能一生留在这无念峰,可是她不甘,无论她再怎样努力,难道都没有用吗?她不甘,她无比的挣扎,痛苦……

外面明月在天,清风拂叶,萧尘眉宇微锁,忽然凝气一指,一道青光,悄无声息往那阁屋里飞了去,一瞬间刺入了黄莺儿的眉心。

这一缕青光,足以使她突破修为,足以让她在十年内,修为大成。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,今晚,萧尘干涉了一个人的命运轨迹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也是违逆天道。

但是,这些年他所行逆天之事还少了吗?他四处聚集灵脉之力,要开启上古逆天之阵,替未央改命,这便是最逆天之处,纵然万劫不复,灰飞烟灭,他何曾惧过……

房间里面,黄莺儿如灵光冲顶,一下睁开了眼睛,这一刹那,她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,身上真元流动不息,整整十年无法突破的修为,就在刚刚那一刹那,终于突破了,不但修为突破,甚至还让她连升了数个小境界!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这一刹那,连她自己都觉得吃惊,窗外一缕清风吹了进来,她仿佛感应到了什么,一下往屋外冲了去,然而屋子外面,只有清风拂动树影,阁楼外面空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也没有……

“刚刚……是他么……”

黄莺儿怔怔地望着阁楼外面,却只有风吹过,满地晃动的树影,没有任何人,也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,遥望天上,只有那孤寒的北斗高悬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