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软件是

老天!竟然第二次,莫名其妙睡在他的床上!

申屠轻歌顿时懊恼得要死,要知道会这样,她昨天晚上一定不会乱喝酒。就

能乱那啥……好吧,火狼这么厉害的人,孔武有力的,就算自己喝醉了,也不可能将他怎么样。

但,又爬了人家的床,怎么说都说不过去,太过分了!“

抱歉,我立即离开,真的很抱歉。”她

勉强坐稳之后,真的马上想要下床。

一双大掌却在她的肩头上,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:“这里是你的房间,你想去哪里?”“

这里是……我的房间?”申屠轻歌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,她的房间里,怎么会有火狼?“

难道,还在做梦?”抬起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痛!

不是在做梦?火

狼皱了皱眉,盯着她看了好一会,才道:“你喝醉了,我来照顾你,有这么好惊讶的吗?”

申屠轻歌却对他的话,超级不认同。她

清新的泡泡

喝醉了,火狼来照顾她,这难道还不值得惊讶?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好不好?

“那个,”她揉了揉太阳穴,意识总算慢慢回到脑际,人也渐渐清醒了。“东方呢?”

既然这里是她的房间,那么,东方去了哪里?东方在这里没有别的客房,他是和自己住在一起的。火

狼眼底闪过了一丝什么,脸色似乎有点沉,不过,他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我来的时候,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。”只

有她一个人,也就是说,她刚开始是在自己房间里的。

昨天晚上难道不是在蓝蝶儿的房间里?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申屠轻歌这会都完想不起来了。

是蓝蝶儿将她送回来的?不过,蝶儿有这么大的力气吗?关

键是,东方去了哪里?“

火狼,我……我想……”她轻轻推了他一把,其实是真的不太敢拒绝他,不管是什么事。这

么多年来,早就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,只要他不对自己厌恶到针锋相对的时候,他说什么都是对的。就

算她不愿意承认,就算不再追着他的脚步这么多年,这个习惯,似乎还依旧在。

“要去洗漱吗?”火狼没说什么,扶着她下了床,甚至,给她将拖鞋拿了过来。申

屠轻歌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他这是在伺候自己吗?

认识他这么久,什么时候被他自后过?为

什么……今天会变得这么怪异?他到底怎么了?

走进浴室的时候,申屠轻歌还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,主要是,依旧怀疑自己还在梦中。知

道她清洗完毕,脑袋瓜彻底清醒了,看着镜子里的知道,才知道刚才的一切真的不是在梦境里。但

她还是不明白,一直那么讨厌自己的火狼,为什么会过来伺候醉酒的自己?

东方澈呢?东方澈到底去了哪里?

“要手机吗?”忽然,浴室门口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。

申屠轻歌吓了一跳,洗脸的毛巾差点被自己丢在地上。

抬头,便看到火狼将手机递到了自己的勉强。等

她接过之后,他道:“我在偏厅等你,你收拾好出来,我陪你一起下去吃早饭。”

“我……”“

你昨晚醉成这样,今天上午恐怕是没什么精力去做事了,不如陪陪我。”他

转身,往门外走去:“我中午和他们商量些事情,之后陪你去剧组,对了,我已经和蝶儿打过招呼,她上午会接替你的工作,你尽管休息就是。”

尽管休息就是?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,可是,申屠轻歌还是觉得疑惑重重。现

在究竟算是什么情况?为什么自己的时候,火狼都给她安排好了,甚至,和蓝蝶儿打过招呼?也

不知道在浴室里愣了多久,申屠轻歌才想起来自己手里的手机。将

屏幕解锁,拨通了某个号码,电话那头传来东方低沉的声音:“你好……”

“东方,你在哪里?为什么不回来?你在做什么?”

可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,东方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僵硬和公式化?“

……将你的口信留下,我会尽快给你回复。”

申屠轻歌不死心,又等了一会,果然,电话那头,重复着东方澈低沉磁性的声音:“你好,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,请将你的口信留下,我会尽快给你回复。”

竟然,是东方的自动回复!他

怎么回事?他以前手机从来不会关机,也不会转语音信箱的。

难道,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?虽

然知道他最近真的很忙,但,离开也不给她留个口信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东方澈做事从来不会这么没有交代的,每次有什么时候事情,都一定会跟她说清楚。难

道,正巧是昨晚有重要的事情,也正巧,她醉成那样,他对自己说了她都想不起来?早

知道就不要喝那么多了,喝醉了,不仅误事,还像是丢了个什么人似的。对

呢,东方忽然走了,真的好像……有什么东西丢了。

从浴室里出去,看到那扇关上的房门,猛然间,申屠轻歌才想起来,刚才都发生了什么时候。

火狼来照顾自己,让她收拾完换好衣服出去,他会陪她吃早饭,中午让她陪着他,然后下午,他陪她去剧组?怎

回事?为什么听起来,就像是男朋友在给自己的女朋友交代事情那般?她

和火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吗?难道,东方澈离开之前,拜托火狼照顾自己?可

是,东方和火狼又不熟……啊啊啊!好乱,究竟都发生什么事了?申

屠轻歌无奈,只好找出一套连衣裙,随意换上,又随意收拾了下自己,将一头长发绾在了脑后,这才收拾好东西,拿起包包出门。推

开门,就看到火狼坐在不远处的偏厅里,其中一张桌子上。看

到她出来,他淡淡一笑,声音竟然有种类似于温柔的感觉:“早饭想在这里吃,还是想下去大堂?或者其他餐馆?”

火狼回头看着她,就连目光也是柔和的。这

样的柔和,让申屠轻歌彻底忘了自己该要说什么做什么。

火狼,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好?她完招架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