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黄的播放器下载软件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白一弦直径去了西三胡同,这里就是乞丐的聚集地,想当初,他为了追回自己被偷的一百两,找那个小偷算账,还在这里栽了个跟斗,被人摆了一道。

这里不是书中那些武侠的时代,有什么丐帮之类的。这个年代的乞丐,那就是乞丐,很多人甚至非常嫌弃厌恶这些乞丐。

所以,他们往往都会忽略掉这些乞丐,因为人们还没有那个意识,他们并不认为这些乞丐能做什么。因此,来这里打探消息,是非常安全的。

依然是上次一般的场景,乞丐们依然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晒着太阳。

已经是六月下旬,天也慢慢的热了起来。只不过现在天色还早,所以阳光没有那么晒,若是到了中午,就连这些乞丐都会躲起来,不会在外面闲晃。

见到一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走进了胡同,那些乞丐都眯起眼看了过来。

乞丐何其多,最起码,白一弦如今在这里,并没有见到什么‘熟人’。上次过来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些乞丐,如今都不在这里。

白一弦走到中间,从怀中摸出一个钱袋,在手中掂量了一下,又从中随意的抓出一把铜板给他们展示了一番。

那些乞丐有些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盯着白一弦手中的钱袋子看,光看那分量,莫不是得有个上百文?

白一弦说道:“我向们打听一个人,谁能说的上来,还要说的仔细,这些钱就归谁。”

乞丐们一听,顿时来劲了,因为他们常年在五莲县讨钱讨吃的,见过的人可是不少。于是众乞丐便不由自主的围了上来。

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

其中一人问道:“这位公子,要打听谁?”

白一弦从怀中掏出那张画像,展示开来,问道:“这个人,们谁认识?”

众乞丐仔细看了看,这画像画的很是奇怪,但却出奇的能分辨出来。

有些乞丐摇了摇头,表示不认识。而有些乞丐则说道:“有些眼熟,似乎见过,但却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大部分乞丐都是这种情况,因为以往的时候他们只管讨钱讨饭,谁还管其他人谁是谁啊。

也就五莲县比较有钱有名的一些人,他们能说的上来。像是画像中的这个,显然是属于不入流的小角色,所以自然说不出来什么。

白一弦也不灰心,一边耐心的展示,一边观察着众乞丐脸上的反应。

过了一会儿,或许是见众人都不认识,一名心思比较活络的乞丐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我认识,我认识。”

白一弦向着那说话的乞丐看了过去,那乞丐说道:“他是张一,嗯,是五莲县人氏,额,无父无母,是个孤儿。现在可以把那袋钱给我了吧?”

周围的乞丐都有些羡慕,只是说这么几句话,就能得到一袋子铜板,认识那人的,咋就不是自己呢?

白一弦哼了一声,见这乞丐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往下飘,一只手拿着一根棍子,另外一只手却不住的往棍子上扶一下,说话也吞吞吐吐,便知道这人在说谎。

他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说个假的消息,就想得到这么一大袋钱,这铜板未免也太好赚了一些。莫非以为,我对于对方一无所知?”

众乞丐恍然,原来这货在说谎,想骗人家的铜板。

那说谎的乞丐也有些尴尬,他见白一弦打听那人,以为他不认识呢,谁知道人家是认识的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既然他认识,干嘛还来打听啊?真是有毛病。

这一下,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呆在这里了,直接挤出了人群离开了。

白一弦问道:“都没有人认识吗?”

一乞丐说道:“认识肯定是有人认识,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在这里,他们都出去讨钱去了。在这里的人,就都不认识了。”

其余的乞丐都点点头,白一弦有些失望,这时候一个乞丐说道:“我们都不认识,但是有一个人,说不定可能认识。

可以说,只要是五莲县的人,大部分他都认得。我可以带去,不过得给我一点好处才行。”

白一弦闻言,心中并没有喜悦,而是皱了皱眉,若是找能认识五莲县原住民百姓的人,他自然也能找到。

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找衙门,那里所有的百姓都记录在册,但他显然不放心去找他们。

民间自然也有这样的人,但现在情况特殊,很多人他都不能找。

唯有这些乞丐,是一个被忽略的群体,所以他才来到了这里,否则,他费这些事干嘛?

白一弦问道:“对方是什么人?也是乞丐吗?”

◎。正版+(首发o0

那小乞丐回道:“不错,他也是个乞丐,是个老乞丐。”

白一弦放下了心,摸出一把铜钱,说道:“带我去,

如果他真的知道,这些归。”

那乞丐闻言大喜,急忙在前面带路,剩下一众乞丐羡慕嫉妒了一番。其实那老乞丐他们也知道,但谁让他们刚才没想起来呢。

接着,这些人便四散开来,继续晒太阳去了。

白一弦跟着那乞丐一路往里,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一处破旧的茅草房跟前。这房子已经坍塌了一半,并不能遮风挡雨,那老乞丐,目前在此栖身。

走进了房子,由于塌了一半,所以通风良好,因此并没有什么很难闻的气味,那老乞丐满脸皱纹,身形也干干巴巴的,看不出到底多大年纪。

他正躺在一个草垛子上,闭着眼睛,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在睡觉。

“河叔!”小乞丐喊了一声,那老乞丐睁开眼,看着他,说道:“捡子来了。”

“剪子?这是什么名字?”白一弦不由被这个名字略微吸引了一下。

那捡子说道:“河叔,我带了一个人来,他想打听一个人,您要是知道,就告诉他吧,完了之后他给您一袋子钱。”

那河叔这才看向白一弦,白一弦点了点头。河叔问道:“想打听谁?”

白一弦掏出画像,说道:“您认识这个人吗?”

那河叔坐了起来,伸着头仔细的看了看那画像上的人,说道:“后生,这画像的画法,到是奇特啊。

老乞丐活了这么久,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法。”

白一弦也不答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。老乞丐见白一弦没有讨论画法的想法,笑了笑,说道:“认识。”

白一弦精神一振,看着老乞丐,说道:“还请老人家告知。”

老乞丐又是一笑,说道:“这后生,说话到是好听,不像其他人,一口一个老东西。

这个人啊,叫王二。”

王二?刚才有个张一,现在又来个王二?这该不会又是想骗钱的吧?不过这老乞丐的表情动作却是丝毫不漏,看不出来什么的。

既然看不出来他是否说谎,白一弦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那捡子倒是问道:“河水,他真叫王二吗?干啥的啊?”

河叔说道:“他呀,是个混子,有爹有娘,但爹娘又管不了他。”

白一弦问道:“那您知道,他在哪里工作,干活吗?”

河叔说道:“一个混子,干什么活?天天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罢了。”

没有工作?那就有些没法判断他的主子了。不过就算对方是随便找的他,给钱办事的,那王二也一定见过对方。

想到这里,白一弦问道:“他家住在哪里?”

河叔说道:“东大街后面,往里走有三条小路,其中一条路旁有颗大槐树,顺着大槐树往里第三户就是他们家了。”